Cancer

沙雕写手+咸鱼画手,求带\(//∇//)\

@秦闲。 太太,长腿叔叔这个梗我惦记好久了!
今天冒着明天一模凉凉的危险画了一下!
表白太太!

我哭了
哭了哭了
论一个一模倒计时还有2天的学生制作人(李夫人)内心感受?!
woc
我全都拿不到啊摔😭😭😭
我死了😭😭😭

李总生贺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永远快乐••••••”

突然哽咽。

悠然对着面前的芝士蛋糕吹灭蜡烛。

“李泽言,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过生日了。

之前一直被你保护着。这次,换我来保护你了。[1]就算,这样的我再也不会被你喜欢。[2]”

女孩闭上眼睛许下愿望:

“护他周全。”

再睁开的,是Queen黑色的双眸。

“凌肖[3],我们走吧。”

此时此刻,李宅。

和父亲与魏谦正在吃生日晚宴的李泽言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人不会再回来了[4]。

“爸,魏谦,我出去一趟。”

在人海中,他却迷茫了。

“可恶,到底是谁?”脑中有的,只是一片空白。

怅然若失地度过了一个晚上。

梦里,有一根怎么也抓不住的黑色丝带和一个女人[5]的嗓音:

“下次见面,叫我Queen吧。[6]”

那双深紫色的眸中,仍然倒映不出她的身影。

他忘了啊。


注释:[1]这其实是我的情感。如果成为Queen能够保护好他,我是愿意的。

[2]剧情里,Queen出现时李泽言说了一句“你不是她”,并且李总罕见地用了感叹号!(划重点!)由此推断,李泽言应该是不喜欢Queen的。根据以往的剧情,还能推理出李泽言是很喜欢悠然的一颗“赤子之心”和她的单纯的(其实四个男主都是这样的),所以他和其他三(四?凌肖算不算?)个男主一样,不愿意告诉悠然发生了什么,只是把狂风暴雨挡下,保护悠然。

[3]关于凌肖这个人物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这个小屁孩就像在看戏的一样![此处黑人问号脸]但是因为他好像一直跟在悠然身边,我就把他加进去了。话说我倒是觉得我写出了小弟的感觉。[滑稽]

[4]爱你,是他的本能。

[5]成为Queen对于悠然来说是一种成长,前文“女孩”一词变成“女人”也无可厚非。

[6]悄悄地偷了一下许墨的词,我不说有人发现吗?


吐槽一下:震惊!一个一年里只玩了个把月,才肝到第7章还不关注细节的贫穷非酋学生制作人在这里居然根据一些太太发出来的仅有的信息已经开始推(xia)测(cai)剧情了?!!惭愧惭愧。还有疯狂加注释和写自己的想法的内容比正文还多,我没救了。[捂脸]请求各位李夫人的原谅。

然后其实在这里悠然的情况有带我自己的一部分现状。因为上学的原因,一模大考迫在眉睫,真的真的没有办法陪他过生日,想找小姐姐帮忙氪卡,可是人家要做卷子••••••错过的多了,应该就会麻木了吧?抱歉,写不出甜饼,让大家陪我一起痛了••••••

李总生日。

道歉:贺文在U盘里,要晚些在电脑上发了QwQ

正文:

李泽言你这个老男人!

三十大寿快乐啊!

白驹过隙,

和你相遇一年了。

话说你的生日真是。。

马上就要一模考的我偷偷给你写这些东西。。

来不及了,

我先走了。

永远爱你啊!


看了恋与公众号之后,我荡漾了

“笨蛋,又在偷看什么。”

(我:我要主动!)

“看你啊。”

“我那么好看?”

“那是,感觉……一辈子也看不厌。”


天哪什么土味情话

我无药可救了

我跟你们说

我   要    上     他❤️


又是痴汉的一天~

看了一个儿童绘本,内容不重要,结局是两只喵咪生宝宝了。

我[看完]:“李泽言我们也生个孩子吧!”

(这是我心里的第一反应😂😂下面脑补)

李泽言[读报中,抬头]:“嗯?”

我[脸爆红]:“不不不,什么都没有。”


开端

设起子哥皇帝。本文略雷,不知道能不能he。作者文笔爆炸。

相府,探子正在向左相汇报情况。

 “相爷,梁王妃今日身子有恙,梁王陪在榻前。”

“相爷,今日梁王妃病好了大半,拉着梁王要出去游玩。”

“相爷,今日梁王妃······”

“老许,你要的傀儡偶我做好了。”妩媚的红衣女子推门而入。

“右相······”

“退下吧,本相跟右相有事要谈。”许墨挥挥手,让探子退下。

“是。”探子退了下去,心里却还在嘀咕着:“感觉两位相爷挺般配的,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探子走后,罗嘉牵进一个女子,赫然是悠然的模样。

“许墨!”女子笑眼盈盈,灵动的双眼宛如真人。

“这是······”许墨唇边笑意不减,目光中多了几分探究。

“这是我的人偶。你的······不知左相什么喜好,就直接用被子裹过来了。”

“······穿他的常服就可以了。”

罗嘉精致的脸上笑容渐渐走样:“倒是可以衣服给你,你自己帮他穿。”

“呐,人偶我藏在屏风后面,你给他穿上衣服带出来。”

一会儿,许墨拉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那男人的眼睛却是空洞的,但梁王的模样使他英俊不凡。

好像看穿对方心中所想,罗嘉上前讲解道:“耳后有个按钮。”

许墨摁下按钮,身旁的人眼中渐渐有了神采。那双紫眸直直地望进许墨的黑眸。那里面除了他一贯的冷冽,还有一丝许墨从未从他眼中看到过的······柔情。

“做得精巧,可毕竟不是他。”许墨再次摁下按钮,把人偶推回给罗嘉,“阿罗,定金我不要回了,把它销毁吧。”他的眼中,闪过怅然若失。

罗嘉的脸上不再有笑容。她摁下自己人偶的按钮,当着许墨的面把人偶拆开,扔进火里付之一炬。

许墨没有说什么,只是久久地看着罗嘉。

罗嘉低着头,盯着跃动的火焰沉思。

不一会儿,她抬起头,眼里是疯狂的一片血红。她转身向外走了几步,又回头一笑。

“老许啊,我们造反吧。梁王归你,王妃归我。”

“右相,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

罗嘉跳上屋檐离开了。

许墨脸上的笑意越发地深邃了起来。

许X言 标记(儿童车)

事先说明:新手上路,儿童用车,拉灯警告,私设婚后。

许墨回到家里,看见李泽言闷闷地坐在沙发上。他走过去,轻轻坐在李泽言旁边:“怎么了,又在生闷气?”

“我哪有老是生闷气。”李泽言转过身去,背对着许墨。

“还在生气呢,到底怎么了?说出来,也许会好一些。”

“下次······能不能不要再啃脖子了?会被人调侃的······”李泽言转回来,低着头不去看许墨含着笑意的眼睛。

“嗯······那把我的标记留在那里呢?”许墨露出苦恼的表情,把李泽言轻轻搂在怀里。他俯下身,贴着怀中人的耳朵缓缓说:“这里?”李泽言耳尖一下爬上绯红。许墨的气息喷洒在耳上,痒丝丝的。

修长的手指隔着薄薄的衬衫,划过李泽言的胸膛:“这里?”手掌沿着身体的曲线,一路下滑,抚上他劲瘦的腰肢:“这里?”最后,是他紧实的臀部:“还是······这里?”

“混······混蛋!在跟你说正······事!”李泽言已经被撩拨得满面通红。

许墨轻声笑了起来,吻上李泽言的脖颈。身下的人一阵欢愉的颤动。

“喂······说好不······啃脖子的······唔······”

“不行哦。只有这样,别人才会知道,你是我的。”

“嗯······”

两人纠缠到窗前,许墨笑着拉上了窗帘。

一室旖旎。

O.S.儿童车都让我飘了······

李X你 鸿沟(圆回来了)

“为什么,总感觉我们之间有一层看不见的膜?”李泽言有一天突然问你。

屏幕外攥紧了手机的你捂住嘴,泪水欢快地淌了下来。

笨蛋,这个问题你已经憋了很久吧?

虽然懂得你总会知道的,可是心还是会痛。

我是那么的爱你啊。

多少个夜晚,在梦里与你相拥而眠。醒来却只有冰冷的床铺。

多少次独自哭泣,想象着你微微皱眉递来纸巾。自己擦干眼泪面前却还是空无一人。

我们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为什么不是真的存在呢?

我是多么渴望你温暖坚实的怀抱啊。

但是就算你真的存在的话,

我这样的你恐怕都不会多看一眼吧?

你看着虽然英俊但只是立绘的他的脸。

亲爱的,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回答你。

你把关于他的一切都从你的世界里清除了。

站在雪花纷飞的大街上,你死死地攥着手机。

是不是,应该找个男朋友了?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你的肩。

“笨蛋。”

你不可思议地揉揉眼睛,确定了这是真的。

“你才是笨蛋!”太不争气了,又哭了。你想。

终于,不是在梦里。

QX悠 说服

我们又有什么错,凭什么牺牲我们?——Queen


她看向她,温柔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恶意。

“我们去毁灭那些蝼蚁吧,悠然。”她用平淡的语调说出可怕的话语。

“他们是无辜的!”

“没有谁应该去死的。但是······

难道,我们就应该去死吗?”她的脸上现出破碎的笑容。

“借口!”

“事情不就是这样吗?你死,我活。悠然,你太干净了。你不知道什么是丛林法则。我们没有错,我们只是按照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在前进。你看,时至今日,所有的生物都在进化。适者生存,优秀的品种被保留了下来。人类亦是如此,不进则退。”她纯黑的眼中,有坚定的光芒在闪动。

“······”

“你没有办法否认吧。前进,我们要前进。”

“前进······吗?”

“前进。记住啊,太过单纯,是会被伤得彻底的。”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不重要。成长起来吧,我的悠然。我永远在你身边。”

悠然重新睁开双眼,原来褐色的眸子变得纯黑。

“前进。”

“前进吧,我的女孩。”